“粉红骑士”的创办人—陈翠仪在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表示,她曾听闻友人表示使用召车服务後,司机事後一直讯息骚扰她们,令她们感到不快。

(吉隆坡1日讯)柔弱的女性常常成为匪徒目标,尤其是害怕遇上佯装的士司机的匪徒,即使召车也提心吊胆。正因如此,大马出现了首个只限女性的召车服务 — 粉红骑士(Riding Pink)。

广告

“粉红骑士”的创办人—陈翠仪在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表示,她曾听闻友人表示使用召车服务後,司机事後一直讯息骚扰她们,令她们感到不快。

“我本身有个阿姨曾经遭遇的士司机打劫,也经历一些不愉快的经历,我相信其实外面很多女士单独出外也面对同样的问题。”

於是”粉红骑士”便於2016年10月10日正式诞生,服务开跑至今不过短短数月就获得好口碑!

陈翠仪:助女性就业

陈翠仪表示,另一个促使她成立这项服务的原因是为了制造更多女性的就业机会;而她早前是一名会计师,不过婚後因为忙於照顾家庭,所以便毅然辞职,决定当起全职家庭主妇。

她表示,她带孩子上学的时候,遇见了不少家庭主妇,在聊天过程中,她得知很多全职妈妈都希望可以在业余时间做点工作,赚点外快之余也可以消磨时间,不过她们自从当起全职家庭主妇後,便慢慢与工作脱了轨,即使现在回到公司上班也很吃力。

广告

她说,相较於朝九晚五的工作,她们更需要的是一份工作时间自由的,她们才得以有时间兼顾家庭的事务。

不少全职妈妈加入

“随着电子召车服务的崛起,不少妈妈也加入了业余司机的行列,不过她们还有些顾虑,觉得如果接送的乘客都是女生会让她们比较安心。”

陈翠仪表示,那时候她就萌起了做这项服务的念头,她做了调查後发现国外也有类似服务,做得也算成功,於是在与她丈夫商讨後,两人便决定开始筹备推出这项服务。

广告

“我们去年10月10日正式推出这项服务,刚开始的第一个星期,我们只接获9个召车订单,至今也仅靠身边家人朋友口头宣传,抑或是使用社交软件如whatsapp宣传。”

让她感到庆幸的是她们仅靠口头宣传也有不少人得知这项服务,出乎预料达到非常好的效果;而她们所设有脸书专业也在短短3个月内累计1万4000个赞,目前也有多个公司主动接洽合作个案。

不过,她表示,”粉红骑士”还在初步阶段,她们也不急着扩展业务,所以现阶段对她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打好基础及保持旗下司机和服务的素质。

注册司机逾200

“我们目前有超过200个已注册司机,大部份是马来人和华人,现在一星期平均可以接获200个召车预约;顾客先将她们所要预约的时间地点发去我们的whatsapp或脸书,我们员工会整算车费後再转告司机,当该司机同意接受预约时,我们就会通知该顾客。”

当被问及司机需达到的标准时,她说她们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是大马籍女性,拥有驾驶执照,车龄少於9年并备有汽车保险就可以注册了。

她说,公司旗下很多注册司机都是单亲妈妈,这个平台确实提供让她们兼顾孩子和工作的大好机会。

30天内接受预约

她表示,不少人都有疑惑,究竟”粉红骑士”和Uber及Grabcar有甚麽差别,其实其中最大的差别就是她们提供的不是即场召车服务,而是预约服务。

“我们认为预约召车服务也有一定的市场,因为女性通常比较有计划性,预约能让她们更有保障,即使她们需要提早一个星期预约我们也接受,不过时间间隔只限30天内;偶尔也会有一些乘客临时需要召车,我们都会尽量安排。”

此外,她表示该公司现阶段只在雪隆区提供服务,早前亦收到其他州属的来电询问,她觉得这个有发展的潜质和空间,所以她们不排除未来会继续扩展。

黄美蕊:大聊”妈妈经”

使用”粉红骑士”的乘客黄美蕊在接受访问时表示,由於是女性司机,有些司机还是妈妈,路上还可以大聊”妈妈经”,让她搭车时更安心更舒服。

陈春颖:方便喂母乳

育有一子的妈妈陈春颖在受访时表示,选择这项服务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她时常会在去托儿所接儿子回家的路上喂母乳,在搭车碰见男司机时,难免会有点不方便;而这个只限女性的召车服务出现後,确实让她在喂母乳时安心不少。

“粉红骑士”最大的优点是,无论司机或乘客,某程度心理上的舒适感都会大大提升。(前者为莎依扎,后者为陈春颖)
(图:星洲日报)

Leave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lear formSubmit